藏在陈毅故里的当代红旗渠:水电一局施工63公里
www.68399.com:四川分局       编辑: 文/刘利; 图/曾维荣、莫玲、刘威       编辑: 粟丽       点击率: 1050

    引子:央企责任就是要把民生工程做到民心深处 

过了梅雨季,天还是不肯晴朗起来。四川,也和全国多个地方一样,雨下个没完没了。当天云层厚重,几乎透不出光亮,睡得很晚的郑永吉,早早起床,漱漱口,喝了半杯温水,就穿上工装,敲响司机师傅宿舍的门:“走,转一圈。”

司机邹伟似乎比他起得更早,这对邹伟来说已经形成常态,这位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某部复员兵,经常说当过兵的人,起码的一条要做到不能让领导堵被窝。此时,他的油条显然已经吃完,捧起碗,一仰脖,咕嘟咕嘟——豆浆见底了。

“经理,什么方向?”

“盐井滩渡槽。”

乡道几脚油门就跑到头了,“村村通”比较狭窄,没有红绿灯,又下着雨,车速明显慢了下来。在村子的一个“丁字”接“S”型路口处,郑永吉叮嘱司机慢点慢点,然后说,靠边停一下。

他下了车,用手机前后左右咔嚓了几下。司机没猜出来他在拍啥,但却看到这个复杂路段是个斜坡道,路面已然被洪水损毁的面目皆非。郑永吉拨打电话:“8点前把罐车带过来,位置和路况,我已经发给你了。打上两方混凝土,把路修好。”

随行的项目部党支部副书记刘威,刚来工地报到不久,他对郑永吉的举动颇为不解,问道:“郑经理,村道也归大家管吗?”

“咱们企业党委书记、董事长徐银林说了,做民生工程,就是要践行央企责任。践行的好不好,就看做的关乎民生的大事小事,得不得民心。”

这一幕发生在四川省资阳市乐至县宝林镇的一个小村子里。

毗河干渠,就在这里穿村而过。这座被称为“人工天河”的巨无霸民生工程,在有着“天府之国”美誉的四川省,备受瞩目,是中国水利在四川省布局“五横四纵”水资源配置体系中,担当架构四川“西水东调”“鱼之脊背”主责的当代红旗渠项目。毗河供水工程建成后,可灌溉农田333万亩,解渴433万人。

一期工程总干渠从新都至安岳,全程158公里。施工全部由世界500强企业——中国电建领衔主演,麾下的水电一局施工长度63公里。其中,乐至段就在共和国开国元勋——陈毅元帅故里的身边。

   

“晴天一身汗,雨天一身泥。”今年已退休的项目部员工芦春友回忆起在毗河工地时的情景,依然难以忘怀地告诉大家:“大伙儿晴天时都盼着下雨,雨天时又盼着晴天。一个字,就是:盼。咱们是盼望天气适宜施工,老百姓是盼咱们快点把水引过来。”

资阳市地处四川盆地中部,北靠成都、德阳,南连内江,东接重庆、遂宁,西邻眉山,是四川唯一一座同时连接成渝“双核”的区域性中心城市。其第一产业主要是柠檬,产量占中国的80%,是中国唯一的柠檬生产基地。境内河网水系共有沱、涪两江支流,号称是典型的丘陵地区水系网络,但事实是当地城市、乡村工农业及居民用水十分拮据,毗河干渠由此应运而建。

水电一局承担毗河干渠第四施工分部施工内容,位于总干渠末端,涉及总干渠第3至第7共5个流量段,另包含2条充水渠,施工战线长达63公里,累计建筑物(不含明渠)269座,占整个毗河工程1160余座建筑物的23%,而合同金额只占施工总金额的12%。建筑物按流量段不同,结构尺寸也不同,施工投入资源多,管理难度大。

毗河项目一共有101座渡槽,共七个分部施工。水电一局第四分部,承担28座渡槽施工任务,是全线渡槽最多的分部。101座渡槽里包含拱跨14跨,水电一局独自承建12跨。

由于拱跨跨度大,一般都在60米至70米之间,施工环境恶劣,技术要求高,工艺复杂,结构安全风险大,集苦脏累险难于一身,堪称全线各类难度系数之大全。

原籍河南信阳,现任毗河项目部经营部副部长胡忠杰,2015年毕业后,于7月21日抵达毗河工地报到。从此,他开启了职业生涯经营业务的精彩人生。

他向大家先容说,毗河项目计划2014年4月28日开工,但实际开工日期整整滞后一年。第四分部所在地乐至县政府牵头,移民办、水务局主导,施工单位配合的大量移民、征地工作,举步维艰,细节、故事、艰辛,不胜枚举,自不必说。

中标之后,企业派员前来前期策划,标价低,福建永安溪园水库同样洞径,开挖单价为401元,而毗河只有168元。因为是线性工程,全线长达63公里,根据管控需要,投资方对标价实施“优化”,由原来的5.3亿元,压缩至4.7亿元。隧洞临时支护由15公分,“优化”至7到8公分,超前锚杆、小导管全部取消。

堪忧状况摆在面前,是退还是上?

精准扶贫,央企责任。新时代必须踏上新征程,新难题必须要有新作为。

水电一局现任党委书记、董事长徐银林奔赴工地一线调研,要求项目部必须履行政治责任,把毗河工程这项民生工程做出品牌,无愧时代要求,不负集团重托。

硬着头皮干,勒紧腰带算。项目部领导班子全体表态,一定超前策划,过程攻坚,优质履职,把灌溉旱区,解渴乡亲的重任担上肩头,务期必成。

战线过长,第四分部迫不得已在全线相对均衡地设置了宝林、东山、笔架山三个工区,营区随工区配置。

沿线施工影响因素较多,隧洞钻爆开挖对附近村民房屋的影响,是隧洞洞挖施工面临的主要困难,多处距离居民点较近的隧洞不能采取爆破开挖的施工方法。

毗河项目施工高峰期最多有46个施工点同时施工,全线进场施工道路66条。当地道路条件差,每月只要逢3、6、9的日子,都是当地集市,村民把道路挤得水泄不通。

水电一局四川分局四位历任局长,三位项目部经理,都为此头疼费心不止。关键施工期,项目部只好去联系当地派出所,在王家沟拌合站至盐井滩工区间封闭道路,供施工作业通行。

混凝土拌合站设置5座,高峰期月最大混凝土量11900立方米,包含水泥2900吨,砂子5900立方米,骨料8500立方米。月最大钢筋用量500吨。

项目部有多处梯形明渠穿越水稻田,施工作业环境差,成本高,产值小。还有部分渠道下穿公路,原设计恢复公路为桥梁结构,施工难度大,周期长,成本高。

2.jpg

 

   

水电一局四川分局局长李泽庆的最佳拍档,当然是四川分局党委书记兼毗河项目部经理郑永吉。他们是85和73的搭配,优势非常互补。如果说“用心做事,干事成事”是他们的共同点,那么,补台则是他们的特长。

7月2日,四川资阳遭受今年入汛后强度最大、范围最广、持续时间最长的一次强降雨袭击。毗河项目所在的乐至县降雨量达到200.6毫米以上,整个施工沿线均遭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

灾情牵动着企业主要领导、分管领导和安全总监的心。徐银林、霍福山、李一、李春新、曾维荣……纷纷打来电话,询问受灾和抗洪救灾情况,做出抢险指示:确保无人伤亡,损失降到最小。

毗河项目经受洪灾考验的关键时刻,李泽庆第一时间出现在救灾现场。当李泽庆与郑永吉两双手紧紧地握在一起的时候,员工们看到了他们眼中的晶莹,四股咸味破眶而出。

几句简洁的沟通之后,李泽庆要求项目部全力以赴,在保障安全的前提下,尽快组织生产自救,恢复生产,力争将损失减到最低。

4.jpg

 

随即,郑永吉在现场对救灾工作做出部署:一是做好安全防护措施,确保人员、设备安全;二是对毗河沿线灾情进行排查、取证,对受损严重的地方及时做好抢险措施,为后期保险索赔提供有利依据;三是加强对周围可能存在的塌方、山体滑坡等危险源进行排查,抓好灾后隐患治理工作,在保障安全的前提下,全力做好灾后自救和施工恢复工作。

7月4日,暴雨再次来袭,雨水造成河道水位猛涨,当地一条村路被洪水冲断。为保障村民出行,项目部紧急调用四根涵管进行埋设并搭建临时道路。在埋设涵管时,员工不畏艰险,跳进齐腰深的水中,徒手协助吊车进行架设,以最快的速度,保障了村民的出行。

央企责任的无私体现,感动着质朴的乡亲。抢险救灾后期,在对一处临时施工道路进行修复时,当地村民主动拿起锹镐参与到抢修当中。

张现的人生信条,和很多人一样:态度决定高度,细节决定成败,习惯决定未来。这位西昌学院水利水电工程专业的高才生,一毕业就加盟了水电一局。他的已登记未举行婚礼的准新娘陈晓娇认为,张现很正直,有担当,对未来有出色的规划。

他们的恋爱,在毗河传为佳话。事情缘起于一场大雨和一幅驾校考场线路图。大雨中他们初识,线路图成为他们缔结爱情的红线。

去年10月中旬的一天,教练场地突然下起大雨,同为学员的他们跑着去躲雨。张现跑在前面,回头一看,后面还有女学员在雨中“狼狈”,他跑进教练车,挑头回来停在小美女陈晓娇前面:“别跑了,快上车。”

陈晓娇笑了笑,半犹半豫地上了她一生中至关重要的一次车。她只一眼,就看出驾车的这位小帅哥比较绅士,会照顾人。

他们的学员大姐李晓灵是位热心人,和张现是微信好友。但她的小姐妹陈晓娇待字闺中,很是让她操心。她知道张现没有女朋友,就圈楞陈晓娇,借口张现有考场线路图电子版,加微信好友共享。

今年2月,两家老人专程见面谈婚论嫁,一切都按红娘李晓灵设计的线路,平稳运行。6月1日,他们到乐至县登记,领取了结婚证。

这段佳话很快被项目部领导们得知,5月20号当天,在领导和同事的精心策划下,团支部组织部分团员青年,在卢家坝渡槽施工现场,举办了张现的求婚仪式。塔吊吊钩系着红绸,绑着红盒缓缓下降到半跪的张现面前,他解开红绸,打开红盒,把一枚见证真情实意的戒指,戴到了陈晓娇的手上。

如今,张现已经由项目部工程部部长提升为项目部副总工程师,他们的婚礼已在初步筹备之中。

毗河项目部营区位于乐至县境内,作为红色学问基地,陈毅元帅精神感染着帅乡的同时也感染着项目的每位职工,项目部在了解到项目所在地学校留守儿童的实际困难后,由项目党支部带头发起公益募捐倡议,开展了以“教育扶贫,关爱留守儿童”为主题的助学助款活动用集体的力量帮助贫困学子度过困难时期。如今,该校送来的锦旗,在项目部会议室里熠熠生辉。

3.jpg

 

9月12日,四川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黄新初、资阳市委书记陈吉明等百余名全国、省人大代表到水电一局承建的毗河供水一期工程卢家坝渡槽视察。

黄新初一行到达工地现场后,看到施工精美的卢家坝渡槽,对水电一局的实力、水平和能力表示赞赏。乐至县县委书记彭洪在现场讲解并呼吁现场各位人大代表继续支撑毗河供水工程,加快推进毗河供水二期工程开工,早日解决川中旱区人民吃水用水难题。

领导的赞赏和基层的呼吁,直接证明:水电一局——用心做事是责任体现,匠心施工是实力呈现,爱心奉献是无私展现。

   

渡槽、明渠、隧洞,统称渠系建筑物。水电一局承担的28座渡槽施工任务,是全线渡槽最多的一家,最高的渡槽达到48米,在渠系中施工难度最大。整个毗河工程渡槽里包含拱跨14跨,水电一局独自承建12跨,跨度一般都在60米至70米之间,体量在渠系中位列排头。而明渠和隧洞则恰恰相反,因为处在渠系末端,宽度变窄,洞径变小。

业主、设计、监理和施工单位都知道,拱式渡槽,高度高,跨度大,施工相对要难。而明渠体量小,产值必然少。洞径多变,越变越小,大型设备无法上手。

卢家坝渡槽全长1013米,位于乐至县主干道上,两侧新增装修塔,内置人行步梯,塔高40多米,是乐至县标志性建筑。施工期间,水电一局承建的卢家坝渡槽,一直是全线的“网红”,四川省委书记、省长等领导视察毗河项目,每次必到之地。

由此向东,自然是东山工区。林向东,现任项目部生产副经理,原东山工区“区长”,在施工关键节点,带着机关管理人员上一线,绑钢筋、支模板、浇筑混凝土,哪里需要赶工,他们这支机动小分队就出现在哪里,中午吃盒饭早已是习以为常。

在东山工区现场,丛晓东向大家先容说,工区最多时有12个工点同时作业。他开车每个工点走一遍,必须早出晚归。回来时一看里程表,至少150多公里。

比建筑物更高的,也许就是人生的高度。郑永吉,常年在外搞施工,一年也难得回一次东北老家。妻子是老师,只好利用暑假来工地“反探亲”。而到了毗河工地,白天基本也见不着面。晚上,想唠唠体己话,丈夫的电话一个接着一个。妻子初略地给他算了一下,一天下来,最高时接打200个以上电话。他关注的不仅仅是毗河项目,作为分局党委书记,履行政治主责,哪个项目有事,都得过问或指点一番。

坐落在天池镇的笔架山工区,负责5个渡槽、第6流量段11条隧洞,第7流量段4个隧洞施工任务。工区“区长”高庆玉告诉大家,岩石超过35兆帕需钻爆法施工,35兆帕以下,可采用悬臂式掘进机作业。

钻爆法需要爆破,附近却有一家甲鱼养殖户,找到工区,称放炮影响了他家的甲鱼繁殖,索赔额度超出预期。结果,他家老婆孩子齐上阵,阻工三个月。最后,在当地政府协调下,项目赔付了28万元,方才了事。

隧洞离村子近,令工区苦不堪言。洞口最近离民居十几米远,放炮需倍加小心。工程的精度,工区作业人员用匠心控制,而爆破的精度,的确很难掌控。每次钻爆前,高庆玉都要带人入户调查,留下影像资料,做好登记,住户签字。爆破后,他们还要入户比对,按实际损失予以赔付。

笔架山工区全线30公里,占第四分部渠系总长的50%左右。高庆玉早上7点钟去工地,正在做衬砌的南塔隧洞全长4930.92米,他每天都要走个往返。南塔隧洞衬砌后洞径2.9米乘3.2米,大型设备无法施展,只能靠小型设备作业。安全、质量、进度、效益,哪样不上心,他都不放心。

搞施工的,上工地成瘾。他常年在工地蹲守,也是一年都回不去一次家,春节都是经常在工地和员工一起过。今年8月3日,他的老父亲80大寿,他硬着头皮请个假,急急地回去,匆匆地回来。

a_副本.png

 

   

打造水电一局毗河品牌,需要亮品、精品和极品的几何级支撑。2015年4月28日,监理部下发开工令,标志项目全线进入开工阶段。至此,毗河项目大力落实水电一局党委书记、董事长徐银林“计划是龙头,技术是保障,核算是基础,效益是根本”的企业管理理念,把过程施工的每一道工序,都做细做精。形成过程品牌之后,追求产品品牌效能的释放,最终聚力水电一局企业品牌的知名度、美誉度。

徐银林更注重项目的前期策划。他引导或修改过的策划书,摞起来超过身高。

毗河项目部秉持董事长的担当和敬业精神,先后两次组织专家进行方案评审。项目部组织技术人员克服拱跨施工地基处理、拱跨合拢等技术难题,专业的施工专项方案,每项都通过了专家评审。成功申报1项工法。完成了7跨拱圈施工,积累了丰富的施工经验,成为了毗河项目拱跨施工的领头兵。

工程技术和机电物资等相关部分人员,带着课题到一线调研,结合现场实际情况,大胆与掘进机厂家进行合作,对现有掘进机进行改装,使掘进机能运用于小断面隧洞开挖。通过采用掘进机开挖,即减少了隧洞超挖又避免了炮损阻工、炮损赔偿等不利因素的产生,使项目部炮损事件发生概率降低,减少了项目部资金的支出。

项目部领导结合现场情况,组织精兵强将讨论分析施工难题,并通过与设计单位多次沟通,将部分过水田的梯形渠,调整为钢筋混凝土矩形渠,降低了施工成本,增加了产值。将下穿渠道桥梁结构改成箱涵结构,减少了施工难度,加快了施工进度,使项目利益最大化,极大的提高了施工效率。

要保证洞衬一次成型,毗河项目部自行设计钢模台车。为了降本增效,他们精研施工顺序,决定先衬砌大洞径的隧洞,钢模台车改小之后,再衬砌小洞径。毗河项目部总工程师季楠底气十足地告诉大家,钢模台车改装,必须遵循这条铁律,反之,则不成。

施工是门大知识,资源配置必须追求最大化的合理性。还是为了降本增效,在满足项目施工安全、质量和进度的条件下,设备配置不能追求“高大全”,更不能过“富日子”,而是要计算最低限度用量。

遇到设备投入高峰期,全线63公里,46个工点同时作业,水电一局自购混凝土搅拌车17台,装载机5台,25吨和16吨汽车吊各1台,挖掘机3台,加之架子队的所有设备,也不过百台套。

东山工区处于第7流量段末端,施工通道状况不佳。为了规避交通风险,减小运距,拌合系统移置,点位选择至关重要。第四分部所在地宝林镇设置的拌合站,率先完成历史使命,马上挥师东山工区。小工点也得人吃马嚼,设置拌合站显然不合理。丛晓东研究来研究去,还是向项目部提出申请,要求购置7台0.5立方米拌合机。项目部“三重一大”会议表决后,拌合机们纷纷就位。因为近乎零运距,所以小工点混凝土作业,再也不受道路条件制约了,一线员工的脸上,也都流露出灿烂的笑容。

三年打拼尚未果,自古征战艰难多。水电一局强局之路走进毗河,央企担纲的巨龙式项目羽翼渐丰。这座当代红旗渠工程,正在用出镜率极高的崭新面貌逐次展现在巴蜀大地的川中旱区,资阳三贤泉下含笑,陈毅元帅故里气象一新。以卢家坝、盐井滩渡槽为代表的第四分部所有渠系建筑物亮品鳞比,精品纷呈,极品林立。

1.jpg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