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一线人】第十一年 若不悔恨 就再磨一把剑——记水电一局四川分局拉哇项目常务副经理李森
www.68399.com:四川分局       编辑: 文/刘 利、莫 玲 图/唐元傑、杜国军       编辑: 冷杰       点击率: 168

天不下雨,天不刮风,天上有太阳。蓝天像明镜,白云似群羊,飘过草原,装点高原,颜值谁担当?水电好儿郎,冰川敢亮剑,刺破云层高高的山岗。经幡在细语,格桑花儿香......高手在民间,拉哇特别多。水电一局拉哇水电站项目部举办的一场自导自演的中秋晚会,把人们拉进了思念已久的故乡。

高原雪景——唐元傑(摄)_副本.jpg

高原雪景—唐元傑(摄)

此时,昨晚在工地又熬了一个通宵的项目部常务副经理李森,却悄悄地走出了晚会现场。

8月16日,还是在中国情人节——七夕期间,水电一局《逐梦一局》微信公众号的小编们,精彩地策划了一期专题《不会表白的老公不是好项目经理》,引发感慨、反响和轰动。

李森想起这件事,正如他在表白中而言,两个字《愧疚》:“大家的爱情,已渐渐老去,已记不清上一次表白于何时?对你,亏欠实在太多。我有无数个对不起,而你仍然无条件原谅。这一生,有你,我很幸运。”比这更愧疚的是,他们夫妻分别在工地和家里,翻箱倒柜,查手机,找电脑,竟没有一幅夫妻和孩子同框的合影。11年啦,他们彼此已然陌生了吗?

说起11这个数字,很多人自然联想到“单身狗”。李森和妻子李波虽非单身,但他们夫妻过得却是长期分居两地的日子。

拉哇项目部安全总监闫千一在接受采访时,告诉大家,自2008年开始,李森已经在高原上工作了11个年头。他说,刘金词曲的《第十一年》中唱到:第十一年,若不悔恨,就再磨一把剑。这歌词,仿佛就是给李森量身定做的。

在高原,最贵的是什么?人们普遍的回答:氧气。李森却认为,比氧气更贵的是人的精神。

拉哇项目部办公室主任王世斌和李森是2010年相识的。当时,在藏木水电站,海拔4000米以上,李森带着8名同志在曲松县修进场路,40天,创利300万元。王世斌说,这哪是修路,简直就是印钞。

李森可不这么认为,他说,这是给多少钱,都没人愿意干的活。几家施工单位都放弃了,大家为了给藏区同胞修建水电站,不得不接手修建进场路。

9到10月份,高原上已经很冷了,员工都穿上了棉衣棉裤。有的还得背上氧气罐,关键时刻,吸上几口。每天,天没亮,他们就得出发,晚上披星戴月回来。住地在山下,工地却在山上。一个单程,开车就得1个多小时。遇到设备“趴窝”,真够他们“喝一壶”的。联系救援,信号不好,他们只能开车去接修理工。配件运送,就更加费劲,有的还需内地厂家配送。

西藏墨竹工卡县,地处海拔4300米以上,住地高达海拔4500米。这里是水电一局施工的钼铜矿开采地。生活环境艰难,施工条件艰苦,高原反应强烈,常人似乎很难想象,体验一次,可能终身难忘。有一年,水电一局党办副主任赵旭邀请《吉林日报》一位著名女记者走进西藏甲玛项目,采访水电一局“两学一做”的一面旗帜——海拔4500米的第一分局项目党支部。回到内地时,她们的高原反应,还持续了好几天。

她们认为,在高原施工,要有牦牛的韧劲。这里,跑步,奢望;快走,也很难;别说干活,就是慢走,都有些喘不上来气。她们还体验到,这里,手机信号都似乎有些慢,电梯也似乎如此。这里,氧气比内地稀薄40%左右,咕嘟嘟冒泡的“开水”,连一桶方便面都煮不熟。

高原上,刚才还是晴空万里,转眼就阴云密布。大雨、暴雨说来就来。然而,风停雨住之后,天马上就能晴朗起来。那真是:蓝天深远,白云悠悠,牛羊成群,星罗棋布。11年下来,李森回到内地探亲,竟有些不适应。他,已经深深地爱上高原,他把自己的深情,几乎一股脑地倾注到了这片高原热土。

上传原图_副本.jpg

高原草场—杜国强(摄)

高原不止山高,多悬崖地貌,山势万分险峻。这些岩羊跌落的地方,人类还少有脚步。为了掌握施工现场上方的地形全貌,观测和规划修建施工便道的线路和辨识危险源,他从拉哇沟底部的拉勉堆积体,一直爬到山顶。俗话说,上山容易下山难,此话真是所言无虚。垂直1000多米的山路,从山顶下来,他足足用时3个多小时。因为是堆积体,有很多断层,悬崖、沟壑很多,荆棘遍布,他的手上、胳膊和腿上,血道淋淋,伤痕累累。仅此一次,山形地貌影像资料一样,刻在他的脑子里。不久,按照他的布设,临时道路很快修好,至今仍在发挥效力。

2015年,王世斌与李森在苏洼龙项目工地又聚在一起。王世斌先容说,为了和现任四川分局局长,当时的苏洼龙项目部经理李泽庆有所区分,大家都亲切地称李森为森总。这个称呼一传开,被人们普遍认可。现在,地方政府、业主、设计、监理领导,都这么称呼他,有的人还误认为李森姓森。

在苏洼龙工地,李森作为李泽庆的得力助手,协助泽庆把工地管理的井井有条。李泽庆回忆说,森总定下来的事,宁可不吃饭,不睡觉,也要落实下来。他的工作日志写实,别人用半本,他两本都会写得满满的。

副本.jpg

李森向企业总经理霍福山、四川分局局长李泽庆先容拉哇项目建设情况

2016年,华电集团经严格筛选、评比和审定,水电一局在金沙江流域十几家施工单位中,荣获唯一一家AAA级承包商荣誉称号。

苏洼龙项目竣工后,水电一局凭借得天独厚的优势,中标拉哇项目。未来,巴塘项目的投标,荣誉带来的加分项,显得十分关键。

李森是退伍军人,又是搞生产出身,做事为人一贯雷厉风行。员工贺海焦因企业利益,在施工中与分包方发生不愉快,受了委屈,回来后,饭也不吃,躺在宿舍生闷气。一向沉稳的李森了解情况后,竟大发雷霆之怒。他当即打电话通知分包方老板,限时到项目部报到。老板到来之后,李森由阴转晴,和颜悦色,据理批评,把老板数落得无地自容。此后,他们不打不相识,合作非常愉快。

李森常说一局话,我的兵,我来管,有事,您找我,但谁也不能拿我的兵直接开涮。平时,李森对项目部班子成员和部门主任要求十分严格,批评也十分严厉。但对科员职工,却关怀备至。他不仅对内关怀,对外也十分关爱。外聘实验室员工何思云,父亲患直肠癌晚期重病,他得知情况后,组织项目部人员捐款,派人专门送到何思云的手上,以作应急之用。

何思云回到项目后,逐人登门致谢。他真诚地说,感谢水电一局对他的厚爱,感谢项目部领导对他的关怀。他表示,只有用百倍的努力,好好工作,才能回报水电一局大爱无疆之万一。

李森愿意开会,只要是会议定下来的事,大家都必须毫无条件地实行。除了这些有关工地施工的会议之外,李森还创造性地经常召开非正式“班子民主生活会”,而且是隔三差五开一次。会上,大家必须交流工作、学习和生活方面的细枝末节。有了问题,大家一起帮助。出现错误或失误,当事人要自我批评,大家也要相继给予批评。

李森还愿意找人谈话。一个半月左右,项目部部门科级以下人员,每人都能轮上一回。他说,对年轻人要格外关照,他们的父母把孩子们交到大家手上,大家就有责任带好他们。他们的职业生涯规划,学历升级,资格考证,处对象......什么事,都不小;什么事,都得过问。

工地施工,常遇急难险情况,处理起来费力费时。项目部员工晚上回来,经常赶不上饭口。他搭眼一看,就知道谁没回来。他就掏出电话,挨个询问处理的怎么样了,需不需要支援,什么时间能回来,走到哪了。二十分钟以内能回来的,他都要求大家等一等,一起吃。时间长的,必须多留出一些饭菜,等辛苦的一线员工回来,食堂人员把饭菜加热后,陪他们一起吃。

汛期,他带人留在工地现场,同值班人员一起吃住在工地。8月中旬的一天晚上,暴雨倾盆,洪水急速上涨。他连夜带人,开动挖机,扒开围堰,疏通排水,打通了洪水通道,护送川藏农牧民紧急撤离,抢布防汛物资,移设施工设备,把天灾带来的不可抗力的损失降到最低。

当地一家藏族同胞家中失火,居所焚毁殆尽。家园重建需要大量水泥,经请示批准,项目部为这位藏族同胞送去12吨水泥,一时在金沙江畔的巴塘县传为美谈。

建一座电站,树一座丰碑,福祉一方人民。今年6月1日,和李森搭班子的项目部党支部书记朱天平,来到拉哇水电站库区内的两所小学,了解到300名困难学生,缺少学习用具。他和李森商量一下,发动大家捐献助学基金,为孩子们每人购买一个装满课外书的书包和满满当当的文具盒。此举,备受川藏人民一致称赞。

李森还是一位小孝子。他身上还有两个哥哥,长兄李松,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内著名的生物基础研究专家。次兄李林,北京师范大学化学系教授,国内化学领域著名学者。李森说,两个哥哥都是大孝子,自己自愧不如。但是,在父母病重期间,三个儿子都身负重任,未能回家尽孝。父母相继去世后,兄弟三人都是比愧疚还内疚,内心都在深深地自责。

李森妻子李波,现为口前基地旅顺服务站聘用的物业管理员,收电费,做内业,非常勤劳敬业,人又厚道,口碑较好。对待公婆,那是百里挑一,早上给公公包饺子,给婆婆擀面条,成为常态。他们的孩子心宽体胖,体重居高不下,李波就早早地把饺子或面条做好,端给公婆。伺候老人吃完饭,刷完碗,又得喊起儿子,一起出去走步锻炼。儿子在大连读高中,李波几乎风雨不误地周五接家,周一送学。李森说,所有的项目都一样,大家有了稳固的后方,才能有坚强的履约项目。

他们员工们都说,践行水电一局党委书记、董事长“六个一局”最好的项目领导之一,就是森总。“情感一局”、“奉献一局”……这些掷地有声的话语,在拉哇项目部已经落地生根。

李森挂在嘴边的一句话,答应了业主的事,就是再难,也要办到。一家先期施工地质勘探矿洞扩挖施工交通洞的单位,因为成本兜不住,放弃了施工。华电集团拉哇分企业总经理刘强找到李森,要求水电一局在洞外两侧设立安保。李森说,大家可以派人。但他们佩戴的安全帽,不能有“水电一局”字样,这个施工毕竟不是大家搞的,他们的安全帽,大家不能粘贴任何单位标志。因为,这涉及企业形象。

可是不久,李森利用生产闲暇时间,调来设备和人力,修复洞内交通状况。虽然很多家施工单位都得走这条不得不走的路,但这条洞,水电一局的除渣车也是必经之地。路况不好,必然影响出渣工效,对施工车辆也会造成一定程度的损坏。

你不扛枪,我不扛枪,谁来保家乡?

你不修路,我不修路,此路成天路。

与人方便,自己方便,天路我来修。

3号洞上游洞口处,有一家拌合站污水处理池,拆除之后,留下一个深坑,未予处理。每天基本都到现场检查引导工作的刘强,晚上发现这个问题后,再次找到李森,要求明天早上前,必须把这个深坑危险源填平。

李森马上表示,请刘总放心,明天早上,你来验收吧。当晚,李森冒雨返回工地,到达现场,已经是大雨如注。李森一边指挥填坑,一边还要抽身去围堰排洪。他把救心丸含在舌下,化开后,又掏出降压药,放在嘴里。没有水,他就仰头向天,雨水顺喉而下,药顺利地送达胃部。他还常年失眠,每天能睡上三五个小时,已属不易。失眠事小,常年头疼,谁能忍受?服用完降压药,他又服下脑清片,依然让雨水依样画葫芦。

项目副经理吴强,已经在工地连熬了两夜。本来,也可把吴强调来填筑现场再熬一夜。可是,李森不忍。他让吴强在值班室小睡一会,自己打着手电东奔西走,指挥施工和抢险。

早上,天还不太亮,非常敬业的刘强来到工地,踱步在平整的填筑现场,看着一身泥泞不堪的李森,不顾一切地扑上去,给了一个深深地拥抱。

此后,一连十几天,被大雨淋感冒的李森,一直高烧不退,咳嗽连连......

苍鹰盘旋在蓝天之上,因为有经风沐雨的翅膀;智者在高山峡谷修水建电,因为有精准扶贫的理想。前者遨游蓝天,后者立足大地,尽管高度不同,但都有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目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